李续昌八年讨工程款案胜而不胜路漫漫 郑州中院蹊跷断案违背公平正义出悬念

河南郑州建筑商李续昌分包一承包商工程,完工后应付工程款开发商设置重重障碍不给,打官司却发现承包商与开发商是关联公司,两公司共同设局欲侵占工程款,打官司一审再审李续昌均胜诉,郑州中院却成拦路虎,拖延时间、发回重审、要求重新鉴定内部函,最后亲自上阵给违约开发商撑腰重新鉴定,离奇李续昌讨要工程款案件八年至今无果。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现年68岁的李续昌29岁从老家封丘县来郑州工地上打工,勤学好问吃苦耐劳,在工地摸爬滚打几年,自己就从老家带领一帮农民兄弟组建了包工队,过硬的施工质量让李续昌的包工队在郑州建筑圈里站住了脚并且小有名气。积累一部分资金的李续昌又从包工走向包工包料的施工队迈出坚实的一步。虽然已经成为大包施工队老板的李续昌始终保持着农民特有的淳朴善良,凭借诚实守信李续昌施工队的活源源不断应接不暇。这些年来李续昌在建筑行业干的风生云起,建筑事业一帆风顺。

天有不测风云,到了2010年已经58岁的李续昌说再干两年就退休,然而就是这一年承包的工程把李续昌的退休计划完全打乱,两年干完工程,要账打官司却打了八个年头,已经68岁的李续昌依然在讨要工钱路上奔波。

李续昌用一直合作的建筑公司与河南益通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通公司)商谈承包九龙城工程之事,但是到了签订合同的时候却被要求必须用郑州利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达公司)的名义签。由于开发商指定李续昌只好同意,包工包料接了由益通公司开发利达公司承建的九龙城壹号地2、3、4、5号楼全部施工项目,并于2010年1月6日利达公司签订《建筑安装工程项目施工承包协议》,约定由李续昌以利达公司的名义,对益通公司开发的九龙城壹号地2、3、4、5号楼工程进行施工总承包,由李续昌作为该项目负责人,并全面负责该项目地施工、人员安排、工程材料购买,项目部实行独立核算,利达公司收取李续昌工程总造价1%施工管理费。李续昌同意以利达公司的名誉履行与益通公司所签九龙城壹号地的2、3、4、5号楼承包协议的合同条款。

2012年8月15日在李续昌精心组织、科学施工下九龙城壹号地2、3、4、5号楼工程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但是,交工三年后益通公司以种种理由不按规定结算,涉及资金一千多万元,农民工因此迟迟拿不到工资,此事也惊动了郑州市政府清欠办领导。

2015年7月29日在郑州市清欠办协调监督下李续昌与益通公司就工程结算遗留问题签订《委托协议书》委托造价咨询单位仲裁,约定双方必须按照造价咨询公司的工程造价鉴定结果执行,否则将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法律后果。

2015年9月14日,在郑州市清欠办监督下双方与通过抓阄确定的中兴豫建设管理公司签定了《建设工程造价咨询合同》。双方在所有需要进行造价鉴定的资料上签字盖章一并交给郑州市清欠办,由郑州市清欠办交给选定的鉴定公司,确保鉴定结果的公开、公平和公正。

2016年3月25日,中兴豫建设管理公司出具《九龙城壹号地2—5号楼及地下车库工程结算遗留问题工程工程结算报告》,该报告显示工程结算遗留问题工程总造价12971203.62元。

益通公司言而无信拒不执行造价咨询单位仲裁结果,利达公司积极响应益通公司,给李续昌讨要工钱设置障碍。无奈李续昌将益通公司和利达公司告上郑州市中原区法庭,律师调查惊奇发现原来这两家公司竟然是关联公司,益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清志在益通公司持股43%是最大个人股东,他同样还在利达公司持股38.36%也是最大的控股股东,很明显这两家公司是具有共同股东的关联公司!

更让人大跌眼镜是就在李续昌起诉益通公司和利达公司的时侯,2016年7月26日利达公司进行股权变更,王清志退出,不再是利达公司控股股东,但是股东变更信息依然可以查询得到。

公开资料显示河南益通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清志目前还是郑州九龙城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河南益通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中牟益通置业有限公司、南阳益通置业有限公司、郑州益通汇鸿房地产有限公司和深圳麦克斯韦尔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七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几家公司大多是官司缠身,河南益通置业有限公司判决文书31、司法案件26;郑州九龙城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判决文书384、司法案件271;河南益通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判决文书220、司法案件220。关联官司利达公司跟法院交集也颇深,该公司判决文书48、司法案件34并被行政处罚2次。这些公司为何官司如此之多,背后原因耐人寻味!

2017年2月14日,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此案经过双方质证法庭调查并调取郑州清欠办和中兴豫建设管理公司的证据后,作出判决,益通公司支付李续昌16546440.39元,益通公司不服上诉郑州市中院。

2018年4月26日,本应该在三个月内做出判决的案件不知何故在郑州中院民四庭法官赵晓涵和马常有手里,拖了一年多后才下达民事裁定书:发回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重审。

益通公司与其关联公司利达公司共谋,在未经郑州市清欠办和李续昌同意,违反当初与李续昌在郑州市清欠办所签订《委托协议书》的约定,找到河南华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重新做出造价鉴定,该公司确定遗留问题工程量为2503127.476元,这个结果和中兴豫建设管理公司所做的12971203.62元相差很大。

李续昌气愤地说:益通公司做这个鉴定就是违法的。但是为了早日给农民工兄弟要回血汗钱,无奈在中原区法院重新组成合议庭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时,法院主持下双方拿出鉴定结果逐条对比核算,在逐条对比时益通公司发现自己的鉴定结果站不住脚,又不对比了。

庭审中益通公司的律师爆出惊天秘密,该律师对主审法官说:市法院不是给你们下发内部涵叫重新鉴定吗?主审李军波法官当庭质问该律师:你是怎么知道内部函的?益通公司律师知道说了不该说的话,无言以对。益通公司的律师是如何知道中院内部函及内部函内容之事,是不是因为该公司与郑州中院某法官私下有利益关系不得而知。

2019年11月29日,郑州市中原区法院院领导对此案件很慎重亲自参与,排除外界干扰秉公执法,合议庭多次和院技术人员讨论并经过审委会一致通过作出判决:被告郑州利达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河南益通置业有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续昌支付工程款16546440.39元及相应利息。

益通公司不服再审结果再次上诉到郑州市中院,李续昌已经感觉到益通公司在郑州市中院的关系非同一般,这次案件由民二庭张晶晶法官审理,希望能得到公开、公平、公正的审理,但是希望很快就破灭了。

李续昌说:关于是否重新鉴定之事,我向张晶晶主审法官提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 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之规定不允许再重新做鉴定,张法官却说一个法院不能出两个结果,这样就意味着中院确实下发过重新鉴定的内部函。‘如果马常有和赵晓涵判错了,张法官你还继续错下去吗?’我问张法官,她说:‘我不当家,必须向领导汇报。’还善意提醒我做好重新鉴定的准备工作。

“我是实际施工人,益通公司和利达公司是关联公司,这两家关联公司同意做重新鉴定是非法的,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初益通公司必须让我用利达公司的名义干这个工程,他们早有预谋设局,坑害我们的血汗钱!我有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这就是他们公司官司多的原因吧!”李续昌很是气愤地说。

年逾古稀的老人李续昌哽咽地说:八年拿不到工程款,很多农民工苦等八年,这官司把我们拖得精疲力竭,我们没钱没人脉关系,我们真感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真正体会到法院大门往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我搞不明白郑州市中院的某些法官为何要为言而无信,不遵守造价裁决的开发商站台撑腰?农民工兄弟拿回自己的血汗钱咋这么难!

负责此案件的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晶晶的书记员对中国新闻日报称:张晶晶老师去开会了,李续昌案件正在进行重新鉴定,判决还没有下。对于中院重新做鉴定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 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之规定是否相悖的质疑,书记员没有给与正面回答,让直接给张老师(张晶晶)联系,记者多次与法官张晶晶联系未果。

双方打官司前在签订《委托协议书》委托造价咨询单位仲裁时,约定双方必须按照造价咨询公司的工程造价鉴定结果执行,否则将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法律后果。不知道是何原因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违法让重新做工程造价鉴定?

本报将持续关注李续昌讨要农民工资工程款案。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