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雅香金陵陷入分红风波,业主:我们4年没见着1分钱,还倒欠酒店1700多万?

时间:2019-06-06 23:14       来源: 大河报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董楠 文图)自5月底至今,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先后接到多名雅香金陵大酒店业主反映称,2007年购买了产权式酒店房产,并委托给河南雅香楼食品服务有限公司,开办了洛阳雅香金陵大酒店这一产权式酒店。然而从2015年起,业主们虽然每个月都收到分红短信,可分红的钱却一分钱都没见过。

  “酒店已经有4年没给我们分红了,钱都去哪儿了?”业主刘强(化名)无奈的说。

洛阳雅香金陵陷入分红风波,业主:我们4年没见着1分钱,还倒欠酒店1700多万?

  读者倾诉:每月一条分红短信,钱却一分没见着

  5月31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雅香金陵410房间见到了投诉人刘强以及其他正在维权的业主们。

  据刘强介绍,他们2007年看到了由洛阳市新龙安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雅安新城项目发放的广告单页,宣称为 “洛阳新区首家五星级酒店”,并荣获“中国最具投资潜力楼盘”。

  刘强说,雅安新城项目的运营模式属于产权式酒店,业主们出资购买住宅式公寓,委托给河南雅香楼食品服务有限公司经营,业主方与酒店方各占净营业额的50%。“按照宣传册上的计算方法预测的收入,一间公寓一年下来业主方最多可得4.7万多元”。

  就是在这样的宣传吸引下, 业主们纷纷出资购买。“2007年洛阳新区房屋价格普遍在2000元左右,而当时我们购买雅安新城公寓时的价格已经突破6000元。”另一业主王磊(化名)说,买过公寓后,他们与河南雅香楼食品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委托合同,签订期限为12年。

  王磊介绍说,刚开始,每个月都能收到分红短信,虽然每个月分红金额不等,但业主们能拿到分红款,“经营初期知道酒店方属于起步阶段,我也就没有在意过分红金额的多少”。然而从2015初开始,每个月虽然仍然能收到分红的短信,但再没见过分红款。

  这种情况王磊并非个例。采访期间,多名业主向记者展示手机里收到的分红短信,有的是2016年发送的。记者注意到,短信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发送,但不管营业额是多少,业主分红无论是800多元还是600多元,扣除税费的部分基本上都保持在200元左右。

  “期间我们多次找到酒店方讨说法,可对方总是以酒店经营亏损为由,拒绝支付分红款。”王磊说,既然手机里都收到了分红的短信,说明是有盈利的,咋就不能正常支付分红款呢。就这样王磊等业主们连续收到了4年分红短信,也连续找了酒店方4年,可分红迟迟没有兑现,“短信大家都不敢删除,现在是唯一能证明酒店方还欠业主们分红款的证据了”。

洛阳雅香金陵陷入分红风波,业主:我们4年没见着1分钱,还倒欠酒店1700多万?

  记者跑腿:雅香金陵酒店现已暂停客房服务

  采访期间,业主们向记者展示了2007年5月17日签订的委托经营管理合同书。内容显示,委托人为各业主,受托人为河南雅香楼食品服务有限公司,其中一条显示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与南京金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强强联合,按准五星级酒店的管理模式对甲方客房进行经营管理,委托期限为12年。

  对于利润分成方面合同约定,每天实际出售所得全部净客房收入(含会议室净收入)的50%分配给委托人,50%分配给受托人,税费自理。受托人将每年度客房出售获利情况以书面形式于次年元月30日向委托人通报,委托人也可通过网络查询。

  对于上述合同规定,刘强介绍说,合同约定的都不错,可他一次都没见到过各年度客房出售情况,“酒店方说净营业额是多少就是多少,根本不存在网络查询的情况”。

  6月3日,记者跟随业主再次来到雅香金陵酒店发现,雅香金陵几部电梯都已经停运。据三楼一男性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客房服务都已停止营业了,只有5层以下的餐饮服务仍在正常营业。

洛阳雅香金陵陷入分红风波,业主:我们4年没见着1分钱,还倒欠酒店1700多万?

  四年未拿分红款,业主们反倒欠酒店方上千万?

  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2007年至2015年期间,业主们或多或少都能从酒店方拿到分红款。2015年起不再给业主们分红款后,便有76名业主通过仲裁委员会来维权。然而虽然胜诉了,但不知啥原因,法院迟迟没有执行。

  对此,业主卢娟(化名)称,76名业主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后,不仅没有得到有效执行,按照酒店方说法,他们400多名业主反倒欠酒店方1700余万元。

  卢娟说,他们将2007年到2015年8年来的早餐费强行算给了业主们。酒店方说从2007年至2015年的分红款都没有扣除早餐费,而扣除标准则按照每人68元,一个标准间两个人的早餐费就有136元,之前没有扣除早餐费,现在算账都要扣除早餐费,“仅这一项业主们反倒要欠酒店方1700余万元”。

  回音壁:属于经济纠纷,想拿到分红款有难度

  6月3日上午,记者又来到雅香金陵了解情况。亮明身份后,一女性工作人员拨通了“酒店办公室王主任”的电话后告知记者,王主任不在酒店,且合约已经到期,酒店方与业主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当记者追问是否欠业主们4年的分红款?如果存在有欠分红款的情况,怎么能说没关系呢?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她并不知情。随后,另一男性工作人员了解记者身份后称,想要了解情况需要到古城办事处,现在办事处已经介入协调此事,让办事处来解释情况吧。

  记者随即又赶到办事处了解情况。负责处理此事的办事处白明丽副主任说,据她了解雅香金陵共计有417间客房,涉及业主共计430余户,办事处虽介入协调此事,但业主们与酒店方属于经济纠纷,仍需要通过相关法律手段来解决,对于酒店方拖欠的分红款,具体欠了多少还不清楚,“但拿到手应该比较困难”。

  针对业主们反映的反欠了酒店方1700余万的情况,白明丽也予以证实。签订合同时候写明有营业额的净收入进行分红,在原来部分业主代表的争取下酒店方并没有算早餐费,后来有业主告了酒店方,“可能想着都撕破脸了,酒店方才会算8年来的早餐费,费用大概有1700多万”。

  数百名业主能否顺利拿到拖欠四年的分红款?准五星级酒店雅香金陵又将何去何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将持续关注。